专访 | 钱梦龙:学习古典诗歌的现代意义是什么?

Tracy, 05/22 11:35

“诗是空灵的,所谓诗意的人生,它是从总体上提高人的素养。”——钱梦龙

5月17日,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举办“梦龙诗话”主题活动,这也是今年包校诗歌节的重头戏。语文教育届“泰斗”级人物钱梦龙、语文教师姚丹华、法文译者何家炜等学者与包校中学部师生畅谈诗歌。

活动现场,钱梦龙和夫人姚丹华一起合作,为大家讲述了自己学诗、教诗的故事。钱梦龙回忆自己少年学诗、办壁报《爝火》,在班里带起吟诗潮,深受国人老师赞赏。姚丹华也与大家分享了自己教学生写诗,以及自己写诗的故事。他们边讲故事,边吟诵诗歌,在场观众们都沉浸在了诗歌的美妙意境中。

WeChat-Image_20170522131528-5be19f.jpg

钱梦龙及夫人姚丹华分享写诗故事

作为语文课程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科院硕士生导师区培民老师也谈到了自己对诗歌教育的看法。她非常关注诗育的作用,强调诗歌教育要以人为本,涵养人的精神。

而年轻诗人、法文译者何家炜则为大家讲述了法国天才诗歌兰波的梦想,从另一个视角启发学生读诗、写诗。

WeChat-Image_20170522131556-0e7183.jpg

诗人、法文译者何家炜

包校学生以多种形式、多方位地展示了诗歌学习的成果。大家分别以“东方古韵”、“现代诗意”、“外国风情”、“青春之歌”为主题,伴随着音乐,通过情景表演等形式吟诵经典,感悟诗歌的韵味。值得一提的是,在“青春之歌”部分,包校学生手拿学生们自己的诗集《春天,送你一首诗》《秋天,送你一首诗》《光影》,深情诵读自己创作的诗歌,现场充满诗情画意。

WeChat-Image_20170522131602-441bc7.jpg包校学生黄可可分享诗歌学习故事

去年秋天,包校高中部学生走出教室,进行观察体验,拍照留影,创作了《秋天,送你一首诗》。随后,他们编辑了同名诗集,书写诗歌,诵读诗歌,进行各类评选。借此次“梦龙诗话”机会,包校也为获奖同学进行了颁奖。

高中语文学科组长熊德勇老师介绍,包校中学部非常重视诗歌教育,追求四重境界:他认为诵读是基础,重在感受美;鉴赏诗歌重在说“理”,进行批判性阅读,重在欣赏美;诗歌创作应该引起重视,是培养学生语言技能、想像力、创造性思维的重要形式,意在创造美;诗意生活、诗意栖居是最高境界,诗歌教育需要发挥诗歌对人精神的养育作用,引导学生追求诗意生活。

会后,钱梦龙先生就诗歌教育接受了优智·家的专访。

WeChat-Image_20170522131510-0e7ab2.jpg

优智·家:您今天谈了很多小时候学诗歌的经历,在您看来,诗歌教育在现代基础教育中有怎样的作用?

钱梦龙:诗歌教育不能从功利的角度、现实的角度来考虑作用。因为诗是比较空灵的,所谓诗意的人生,它是从总体上提高人的素养。腹有诗书气自华,但是你说这个“气自华”有什么用处呢?没什么作用。但是从人的整体成长来看,这确实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方面。所以不能从有用的角度、功利的角度来看,或者是立竿见影的角度看。诗对人的熏陶感染,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人如果真的能受到诗歌的滋养,那么它对人的作用是一辈子的。

优智·家:现在很多学者反对死记硬背学诗歌的方法,认为学生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从您的经验来看,您怎么看待这种传统诗歌学习法?您自己有哪些学习诗歌学的好方法?

钱梦龙:诗歌一定要背的。不背不记是不行的。但是背也要适当地有点理解地背。当然我读初中一年级时,读了很多诗。当时也不懂,但是现在回味回味,味道就出来了。最初我觉得白发三千丈不过是夸张。后来我自己经历的事情多了,愁深了,慢慢地体会到白发三千丈不光夸张的问题。诗人的这种深广的忧愁都在这里头。

这些回味回味就慢慢体会到了,这个叫反刍。读诗有一个反刍的过程。所以趁年纪小、记忆力比较强的时候多记一点,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好。我的学习方法就是初中三年级用了一个学期多一点的时间把唐诗三百首全部背出来了。长恨歌、琵琶行,这种很长的诗我都能完整地背下来。这个背下来是有好处的,因为如果你要学着写诗词的话要积累很多辞藻,要有很多词汇积累。这个积累就是要靠读。

优智·家:有的家长就说,孩子不应该仅仅去学如何背诗,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写诗。您觉得写诗要放进基础教育里吗?

钱梦龙:可以鼓励学生写,但是不要规定学生写。他有兴趣可以写。老师要鼓励,但是你不要规定他写什么东西。像我自己是喜欢写诗的,但是如果没有写诗的冲动的时候是写不出来的。硬凑几首诗是没有意思的,诗是一种感情冲动的组成。所以可以鼓励,但是如果像布置作业那样,每个人写七律一首肯定不行的。

优智·家:今年诗词大会带火了人们对诗的热情。您觉得这种热情能持续长久吗?您怎么看待电视节目带火诗词这种现象?

钱梦龙:如果要靠这个来带动的话,是不会持久的。因为电视节目带动兴起的热潮也很多了。除了诗词以外,前面有朗读,成语这种。我觉得不大可能形成这种全面推广的热潮。

优智·家:那您觉得全面推广需要哪些途径?

钱梦龙:我们可能号召一下。有一部分人可能比较喜欢写诗,但是写诗毕竟是比较小众化的。喜欢写诗的人不太多,今后喜欢的人也不会太多。再者,如果写旧体诗词,古典诗词的话,有很多旧体的东西年轻人很难突破。比如说平仄,押韵,对仗,有很多规定。

年轻人想要突破这些难关还是比较困难的。我们现在的语文老师也没有经验。像我们这代人,只要他受过中等学校的教育,一般都能写几首诗的。但是现在孩子不行,他们接触新的东西、西方的东西比较多,大家普遍感觉西方的东西比较时髦,中国的古典诗词好像有点陈旧了。现在央视的中华诗词大会刺激了一下,让诗词有了点活气,但是我感觉很难持久。写新诗的话,都可以写,但是写旧体诗,古典诗的话就是要有点束缚的。不是每个人都会写的。包括报纸上发表的一些古典诗词,很多都是不合规律的,不合格的。

优智·家:那您对写新诗的余秀华怎么评价?

钱梦龙:她是一个朴素的妇女,但是她热爱向往高尚,也希望用诗来超越自己的生活。这种现象值得鼓励。一个人在平庸冗长的生活中,如果感觉自己无法面对这一切。有人可能选择画画,有人可能选择音乐,虽然这些选择可能不入大雅之堂,但是她个人能得到抒发,我觉得也值得提倡。

但是如果她的诗从层次,从规范的角度,诗意的角度去说的话,对她也不公平。这是一种个人行为,她喜欢写,想要写,至少她向往这种高尚的、优雅的、诗意的生活,但是你不要用专业过多的去评判她、苛责她。

最新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