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他们用2个音乐项目,撬动了农民工子女的艺术之梦

Celine, 05/10 11:43

儿童是天生的艺术家。艺术培养能让孩子感知美、线条、声音和韵律,而没有艺术陪伴的童年无疑是黯淡的。

在传统学校教育中,艺术课程一直属于较为尴尬的地位。对于民工子弟学校来说,艺术教育的缺失是它们与城市公立学校产生鸿沟的一部分原因。

过去三年中,苏州德威英国国际学校中学部10-12年级的学生们面向当地的民工子弟学校,开展了两个有趣的音乐项目:Crescendo计划和音乐教室刷新项目。

项目由学生们自己发起,旨在拉近与民工子弟学生们的距离。“希望大家更自信、更爱表达、增进彼此了解的初衷相吻合。”如他们所说,“音乐本身就是一门能直接沟通的语言。”

在德威负责社会工作的老师Evelyn的协助下,优智·家专访了四位负责项目的学生,获知了他们激动人心的一手体验。Calvin(下称C)和Amy(下称A)是Crescendo计划的负责同学,Jessy(下称J)和Kate(下称K)负责音乐教室刷新项目。

 

Crescendo/乐计划

20161119_101840-eed60b.jpg

参与Crescendo计划的同学们通过售卖饼干和办音乐会等方式筹集了资金,为苏州两所民工子弟学校——姑苏区明星小学校和吴中区木渎外来人员子女友好小学——提供了钢琴、鼓和近50把吉他,并利用周六早上向小学生们教授吉他。三年前,C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创立了Crescendo计划。A目前是项目中的吉他老师,下一学年,她即将接任C成为项目领导人,并带领Crescendo计划向苏州其它国际学校扩张。

 

优智家:你们当初是怎么想到创立Crescendo项目的?

C:苏州有很多外国人生活,也有很多外资公司雇佣了大量民工,从某种意义上讲,苏州的民工社区是因为我们才存在的。因此,我感到我非常希望了解他们,与他们建立联系。我有很多朋友也有这个想法,探讨之后我们认为吉他是一个很适合的工具,大家可以跟着它唱歌,可以很快拉近人们的距离。其实我们项目的重点不是让孩子们学会一种乐器,而是让他们更爱自我表达,变得更自信。音乐本身就是一门能让我们和这些孩子直接沟通的语言。

Crescendo本意是音乐中的“渐强”,我们采取了它这种充满动感、强调音乐力量的意味,这与我们项目希望大家更自信、更爱表达、增进彼此了解的初衷相吻合。项目的中文名是“乐计划”,我们借这个多音字强调“快乐”这层涵义,我们告诉志愿者们,吉他能弹多好不重要,重要的是花时间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努力与他们心心相印。

20161119_101718-e89dde.jpg

 

优智家:在你眼中,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是什么样的?参与项目前后他们的变化在哪些方面?

C:起初很多孩子都很害羞,因为他们几乎从没有和民工社区以外的人群建立联系。我们组织孩子们跟我们一起唱歌,但是一开始没有人开口,气氛很尴尬,似乎我们在为难他们。随着项目深入,他们渐渐开始信任我们,变得更活跃,会跟我们讲很多个人生活中的事情,比如家里的烦心事,或者某位老师有多么多么坏,另一位老师多么好(虽然有些事我们根本理解不了……),还会非常努力地用有限的英语表达自己。一段时间下来,他们显然变得更开放、更外向了。

IMG_0002-copy-00f7ca.jpg

 

优智家:教授吉他的时候,你们需要从基本的乐理知识讲起吗?

A:我们会教基本的和弦,孩子们要在上课时间和回家后练习。接着就开始学歌,孩子们说出自己最喜欢听的歌,我们来教他们怎样一边唱歌、一边自己用吉他伴奏。

C:在最初阶段,你既可以围绕吉他做很多基础乐理教学,也可以直接开始弹和弦,让学生们跟着唱歌。我们决定采取后一种方法。会弹和弦之后,他们根本不需要学读谱,就可以边弹边唱了。只要掌握五、六个和弦,他们可能就可以弹唱一整首歌,这样就可以更快地自我表达,更快感受到音乐的魅力了。如果要学指弹,就会很难,很长时间之后才能上手。

A:很多人第一节课上就可以弹所有和弦了。他们都很有才。他们非常努力地练习,也一直努力地配合我们。

20161119_101138-e2523d.jpg

C:学生们让我们很受鼓舞。我们可谓养尊处优,有时对人对事却会有很消极的态度,而这些物质条件不怎么好的孩子们却始终充满激情,这让我们非常感动。

A:我非常非常爱弹吉他,能有机会让我作为老师,和孩子们分享这种爱好,真的很开心。

C:我们社团里有个教吉他的志愿者男孩,当初是跟随传统方法学吉他的——读谱、指弹,他并不会弹和弦。一个星期前他才告诉我,第一次参加项目时,他其实也像那些孩子们一样,跟着我们学和弦。随后每周的活动,他也跟着孩子们一起练习,这个过程使他们的关系变得尤其密切。某些周末我们因故无法组织活动,他会特别遗憾:啊为什么不去了!我真的好想去!我跟他们在一起时好开心!我的学生们都在等我呢!

 

优智家:那你们的老师们在这个项目里是什么角色呢?

A:很多事情我们都需要征得协调员老师的同意,但她总是非常非常支持我们,她简直棒极了!

C:有些老师还会帮助我们教授吉他。至于那些不会弹吉他的老师们,我们在项目开始的时候会请他们帮忙活跃现场气氛。我前面提到过,活动一开始大家要一起唱歌,孩子们本来不肯开口,后来看到这些外国的大人们都在唱,就会很自然地放松起来,也开始唱歌了。老师们还会帮我们拍照。

IMG_0161-copy-096f4f.jpg

优智家:有多少学生在参与这项活动呢?

A: 教吉他的是8个人。加上融资部门、宣传部门,大约20人,多数都是10年级以上的学生。因为教学是一件需要持续投入的事情。有的人来一次就不愿意坚持了,这对学生们的影响非常不好。所以我们要求教吉他的志愿者一定要明白自己的责任,了解自己行为的后果。

 

优智家:你们需要培训大家怎么教吉他吗?

A:我们教的东西比较基础,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演奏风格,所以我们只需要告诉大家到场会发生什么情形,给出一些建议,比如我们预备教哪几个和弦,以及怎样步步推进教学。每个人会带4到6个学生,依照他们的进度来把握教学,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标准大纲,而是非常“以学生为本”的,我们听取学生们的意见,教他们想学的东西。

IMG_0176-copy-0ae71d.jpg

优智家:真的好有意思!你们为本土学校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C:可惜我们学校会弹吉他、又能用中文教吉他的学生太少了。所以如果中国学校能组织这样的项目,一定比我们顺利多了,而且他们也能更自然地和这些孩子们建立联系。

另外我有句题外话,我注意到中国的很多社区工作者在提供帮助时会穿某种制服,我觉得这真的不太好(只是我个人意见),好像他们一定要标示出来:我是向你们布施恩惠的人。这会让需要帮助的人们非常敏感。要营建一个健康的关系——学校的社团如此,社会的大型慈善组织也是如此——施予者应该努力与受予者建立联系,而不是划清界限。

 

音乐教室刷新项目

20170318_115411-204f36.jpg

两年前,利用中蒙国际学校协会(Association of China and Mongolia International Schools,简称ACAMIS)的拨款,J创立了音乐教室刷新项目。目前,同学们已经完成了苏州姑苏区的明星小学校和立新小学校的音乐教室粉刷装饰工作。从下一学年开始,K将接手J的领导者工作,寻找下一所需要这方面帮助的小学。

 

优智家:参与这个项目的有多少学生呢?

J:22名学生左右,但大家并不是每次都一起行动,因为大家都很忙,教室空间有限,同时也有安全性方面的考虑。一般每次会有10-12人参加。

 

优智家:要刷新一间音乐教室大约要花多少时间?

J:在实际开工之前的两个月内,每周四下午放学后,我们会花一个小时,进行实地考察,制定计划,采购必要材料,并与学校的学生们和校长、老师进行交谈,了解他们想要一件什么样的音乐教室,想要多少把椅子,多少乐器,什么样的墙壁设计。接下来我们就开工了,在五、六个星期的周六,我们会从早上九点干到下午四点。完工之后,我们还会去问学生们的意见,问他们喜欢哪里、不喜欢哪里,并进行改进。

 

优智家:你是说,校方在设计上给了你们许多有创意的建议吗?

J:他们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建议,但他们会提出一些概念,比如:我们希望教室看起来更大些。于是我们商讨之后就在墙壁上画了大面积的白云,因为白色会让空间看起来更宽敞。

20170318_104928-1b06fc.jpg

优智家:会有危险吗?

K:清洁房间时会有很多粉尘,对呼吸道很不好,而且我们还必须用到松节油,这是一种有毒的化学物质,所以我们一直戴着口罩。我们粉刷房顶和墙面高处时,使用梯子需要格外小心。

J:我们提前利用网络调研了三个星期,观看粉刷墙壁的指导视频,了解各种安全防范事宜,比如使用松节油时要塞紧口罩的缝隙,防止有害气体进入呼吸系统。

 

优智家:你们的父母们怎么看这个项目?会觉得浪费时间吗?

J:我父母很支持,四次来观看我们工作。一开始我妈妈觉得没有必要,希望我去参加学校其它活动,但后来她跟着我来了一次,看到我们在做的事情,她觉得很棒,此后就变得非常支持了。此前我没有领导过什么学生自主项目,因此这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如今,家里每次有什么事情需要用梯子,父母也会让我来,因为他们知道我现在会使用梯子了!

K:我的父母也非常支持。妈妈会在周六早早把我叫起来,给我准备早餐。此前我没有机会尝试专业绘画,这次好好过了把瘾,而且我还借这个项目锻炼了自己的领导能力。妈妈看到我能够参与这种亲自动手的社区工作,非常开心。

J:我们还学会了经费管理。因为如果我们缺乏控制的话,就会浪费大笔的钱。

1-b1de0a.jpg

最新活动